靖江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镇妖册 第零零九章 若有所觉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1:55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零零九章 若有所觉

办公室的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陆续有三个人被叫进了会议室,从会议室出来的宋晓斌和黄海涛尽管努力表现的平静,但是眼神里的喜色根本就掩饰不住,众人心里各种羡慕妒嫉恨,更多的还是期待。

许行空仍然是做着他的伪上帝,俯瞰着越来越接近高潮的剧目。

许行空发现,身边的小路也已经不淡定了,她的手下意识的无尽了拳头,眼神时不时的飘向会议室的走廊方向,脸上的几个青春痘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终于,第三个被叫进去的小管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意,然后慢悠悠的扫视了办公室的一众同事一眼,短暂的享受了一下那并不存在的高高在上,决定众人命运的美妙感觉。

“小路,费部长让你去会议室。”

“怎么会是小路?!”

“切,看不出啊,真是会叫的狗不咬人,想不到那死肥猪的口味这么重,连这样的货色都不放过。”

“...”

已经是第四个人了,众人都知道自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原本还能按奈得住的妒忌和恨意终于爆发了出来,恶毒的吐糟根本不加掩饰的冲口而出,让原本惊喜的跳起来的小路一瞬间就脸色煞白,看着各种怨毒的目光,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行空鄙夷的撇了撇嘴道:“小路,快去吧,别让人家久等,到时候升职加薪了,记得请吃饭啊!”

许行空的话没什么营养,但是这平淡的态度却一下让小路冰冷的心温暖过来,只要有一个人还关心自己,生命就不再孤独无助。

小路感激的点了点头,咬了咬牙,用力的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抬腿向会议室走去,尽管她的腿有些发软,但是走的却无比的坚定。

那一霎那,许行空觉得小路发光了!

许行空吃惊的揉了揉眼睛,可是再看过去的时候,小路还是那个小路,如同风中小草,柔弱中充满着隐晦的坚强,许行空仿佛看到了自己。

小路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办公室里的气氛很快恢复了平静,对于每一个失落的人来说,适当的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是可以,但是如果总是将这种情绪放在脸上的话就不好了,表面上

,大家必须保持着一团和气才行。

这种现象在刚参加工作的菜鸟眼里是不可思议的,甚至会大加鄙薄,只不过等这些菜鸟在凄风苦雨中打磨过之后就会明白,人心原本就是最善变的东西,一个普通人很难用好或者恶来加以界定。

办公室里的一团和气,看似虚伪但是却是必须的,有了这么一个环境,人心之中恶的一面才会受到压制,人才会为了在群体中生存而压制自己的自私和卑劣,这种环境,与其说是虚伪,还不如说是一种愿望和努力的方向。

处在一个相对和谐的团体中,人心再坏也有限度,相反,如果处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环境中,那么任性丑恶的一面将会无限制的被放大。

许行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今天会去琢磨这微妙的人心变化,以往自己好像也没这个爱好啊?放在以前,有这个时间他肯定会打开多看几页文消磨时间,要不找个聊天室胡吹乱侃也行啊,哪有心情琢磨这么高端的东西。

许行空有些不好的预感,也许自己正在产生着某些变化,只是这种变化现在还很微弱,所以难以察觉,也许等到自己察觉的那一天,变化早就难以逆转了。

虽然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很糟糕,但是身为一个逆来顺受已经成为本能的****,许行空非常明白反抗不了的时候该做些什么。

没等许行空继续桑春悲秋,小路已经满脸兴奋的从走廊里快步而出,她根本就不看周围的同事,而是一直向着自己的座位走来,然后在许行空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开心的一笑道:“许哥,他们让你去会议室。”

许行空一怔,同时他也感觉到整个办公室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我?没搞错吧?我试用期还没过呢,轮到谁也轮不到我吧?”

小路甜甜的一笑,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费部长是这么说的,那你是去呢还是去呢?”

许行空诧异的看着小路,发现她现在好像比平时漂亮多了?难道是今天穿的特别?不过她这个真诚的笑容,以及刚才调侃的调皮少女神情,倒还是第一次看到。

许行空愕然点了点头:“看来不去不行。”

许行空站起身,收获了一片萧杀的目光,还有低沉的嘘声,显然许行空那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发言引发了众怒,其实许行空冤枉啊,他只是想跟小路开个玩笑罢了,当然了,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心里其实也是有着小小的得意和幸灾乐祸的。

小路轻轻皱了皱鼻子,完全不理会周围的同事,笑着冲许行空握拳做了个加油的姿势,许行空咧嘴一笑,转身大步朝会议室走去。

不过,才走了几步,许行空就想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貌似那个魔女也在会议室中啊,难道这事是她弄出来的?

许行空的步伐越来越慢,但是再磨蹭也终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许行空站在会议室门口,犹豫了一瞬间,终于还是咬了咬牙,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自己根本就躲不开,拼了。

许行空抬起头,深深吸了口气,猛地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进来。”

费筑文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许行空再次吸了口气,猛地推开了门。

许行空踏进会议室的同时,眼神很自然的向着魔女看去,同时视线的余光也看到了费筑文和洪总,他们两个一个正看着手里的文件夹,一个正半闭着眼睛养神,只有那个魔女,正似笑非笑的用她那如黑宝石一样的双眸盯着许行空,许行空下意识的一缩,将眼神转向了自己的脚尖。

这时,洪总慢慢的抬起眼皮,略带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个貌似有些害羞的大男孩。

青涩、稚嫩、平凡,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同时又难以掩饰对世界的敬畏和胆怯,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扔在人堆里立马就会消失不见,这种人磨练好了是个老黄牛,但是绝不会变成高飞的雄鹰,这就是洪总对许行空的第一印象。

洪总松了口气,兴趣缺缺的转开视线,似乎不经意的瞄了林助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坐吧,别紧张,好好回答洪总和林助理的问题。”

费筑文一本正经的说道,表现的非常完美,这一刻,他完全像是一个严正的上司、宽厚的长者。

许行空看了费筑文一眼,不得不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费筑文给许行空好好的上了一课,许行空以后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好色好吃的肥猪了。

随后,许行空的眼神又一次不自觉的看向林助理,那种一触即走的视线,完全暴露了他的胆怯和不安,当然,他自己不知道,他更多的肢体语言已经彻底将他卖了。

林助理很聪明,而且很博学,她看到许行空的第一眼,已经确定在这间会议室里,许行空最在意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表面上的主持者洪总,也不是他的顶头上司费筑文,更有意思的是,许行空对自己表现出严重的敬畏乃至恐惧。

林助理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许行空,也不可能跟这个资历普通,背景苍白的青年人有什么拐弯抹角的关系,那么许行空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畏惧就只有一个原因,自己的‘宝贝’妹妹!

说来话长,实际上个人的心思转动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眨了眨明亮的眼眸,林助理瞬间就做了决断,这个许行空必须放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因为她有种直觉,通过许行空,她一定能跟那神秘的‘宝贝’妹妹产生某种联系,这正是了解妹妹的大好机会,林助理可不想错过。

再说了,以林助理的身份背景,稍稍徇私给许行空调动个工作什么的,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哪怕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这件事对林助理的影响也几乎是没有,既然如此,林助理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许行空是吧?”

见洪总兴趣缺缺,林助理毫不客气的亲自操刀上阵了,费筑文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洪总,然后将视线在林助理和许行空的脸上转来转去,似乎在琢磨其中的微妙之处。

“是,是我,那个...我...那个...我试用期还没过呢,那啥...”

许行空原本想跟魔女说自己真的已经忘记了那些事,以便争取魔女的谅解,但是既然忘记了又何必说?更何况,这里也不是说这些事情的合适场合,所以话一出口他又给咽了回去,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林助理有趣的一笑,和气的说道:“不用紧张,试用期的问题我们自然知道,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这个不应该是你考虑的,现在请回答我的问题,你了解公司的互联加战略的内容和意义么?”

许行空一怔,林助理平和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许行空很快就找到了原因,即使是魔女,现在这个场合她也是要有所顾忌的,许行空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有种死刑被延期执行的庆幸感。

“许行空...请你回答问题。”

许行空的愣怔引得洪总勾起了嘴角,林助理微微皱眉,仿佛感受到了洪总的鄙夷,她有些不虞的开口催促着。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那个地段
郑州银屑病医院大概多少钱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郑州银屑病医院得花多少钱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哪